律师团队 更多>>

  •  

     

     





  •  

     

     




  • 夫妻债务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夫妻债务

    婚前资金往来,是赠与还是借款?

    点击数:6722020-01-14 14:14:29 来源: 赌钱app

    典型案例一

     

    不能提供借条、借款合同、借款借据、欠条等书面材料,婚前转账支付购房款,不能当然推定该款项系借款——高跃军与李婷民间借贷纠纷二审民事裁定

     

    【裁判要旨】

    一审法院认为,民间借贷法律关系中出借人向人民法院起诉时,应当提供借据、收据、欠条等债权凭证以及其他能够证明借贷法律关系存在的证据。本案中,对高跃军于双方婚前转账支付314932元房屋购置款并由李婷签署购房合同这一事实,没有证据证明双方系出于借贷的意思表示。高跃军提交的证据不能证明其与李婷之间存在民间借贷关系。故对高跃军的起诉应予驳回。

    本院认为,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应提供充分的证据予以证实。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本案中,高跃军主张其与李婷之间存在借贷关系,对此应当承担举证责任。高跃军不能提供借条、借款合同、借款借据、欠条等书面材料,高跃军在其与李婷婚前转账支付购房款,不能当然推定该款项系向李婷提供的借款,故高跃军提交的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与李婷之间存在借款合同关系。一审法院据此裁定驳回高跃军的起诉,并无不当。高跃军的上诉理由缺乏事实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典型案例二

     

    除提交了打款的相关材料外,并未提交能证明之间存在借贷合意和借贷关系的直接证据,主张是借款的证据不足——于翔与高玉华民间借贷纠纷二审民事判决

    【裁判要旨】

    至于于翔向高玉华账户打款行为的性质,根据审理查明事实看:一方面,于翔除向法院提交了打款相关材料以外,不能提交能够直接证明或者印证其与高玉华之间存在借贷关系的证据;另一方面,于翔向高玉华账户打款的行为发生在双方同居期间,且当时高玉华已怀有于翔的孩子,乃至在于翔向高玉华转款后的第六天,于翔与高玉华登记结婚,而此时高玉华向于翔借款不合常理。综上所述,于翔要求高玉华归还4500英镑借款的主张,证据不足,理由不充分,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第二款“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之规定,原审法院不予以支持。

    二审认为,双方对于翔于2006年1月31日通过网上银行向高玉华在英国的账户内转入4500英镑的事实无异议,于翔主张该4500英镑是借款,但其除提交了打款的相关材料外,并未提交能证明其与高玉华之间存在借贷合意和借贷关系的直接证据,于翔主张案涉4500英镑是借款的证据不足,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的规定,于翔应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原审判决驳回于翔的诉讼请求并无不当。

     

    典型案例三

     

    赌钱app协议中的约定可印证借款的事实,依法可认定双方达成借贷合意——朱方芹与陈添添民间借贷纠纷一审民事判决

    【裁判要旨】

    本院认为,合法的债权债务关系受法律保护。原告在婚前转账给被告合计18万元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对该事实本院依法予以确认。关于上述转账金额的性质如何认定,原被告间是否就上述转账达成借款合意系双方争议焦点。本院认为,因原被告在赌钱app协议书中约定“双方婚后有共同债务共计35万元,由双方共同承担。其中包括男方婚前向女方所借10万元,请于2018年6月30日前归还”,该约定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能够印证被告向原告借款的事实,因该条约定中包括了原被告出具给原告父母的借条4万元,该四万元的债权人应为原告父母,与本案原告无涉,结合原告向被告的转账记录,本院依法确认被告向原告的借款金额为6万元。关于原告的其他诉讼请求,因转账发生在原被告恋爱期间,就转账性质依据现有证据无法予以认定,且被告亦不认可为双方的借款,故对原告的其他诉讼请求,本院碍难支持。

     

    典型案例四

     

    对于婚前的转账,根据双方的合意可将款项转化为民间借贷,不违反法律法规的效力性强制性规范,应认定有效——田某某、史某某民间借贷纠纷二审民事判决

    【裁判要旨】

    本院认为,根据上诉人田某某一审提交的微信转账记录,能够证明涉案欠条载明的39000元借款由上诉人田某某向上诉人史某某婚前转账15471元、婚后转账23718.87元形成。对于婚前的借款,因双方没有结婚,即使在转账时,因恋爱关系,田某某存有赠予史某某的可能性,但是在史某某向田某某出具欠条时,根据双方的合意,上诉人将合法的、非借贷行为产生的欠款转化为民间借贷并不违反法律法规的效力性强制性规范,应认定有效,对当事人有约束力。对于婚前的借款15471元,史某某应当偿还。上诉人史某某上诉称借条的出具系受田某某的胁迫,双方不存在借贷关系本院不予采纳。田某某与史某某2016年6月24日登记结婚,结婚时双方对财产并无约定,根据法律规定,婚后夫妻之间有互相扶助的义务,在没有证据证明钱款用于个人事务的情况下,一审法院推定婚后转款用于夫妻共同生活,不应认定转化为借款合情合理。

     

    1. 婚前资金往来,赌钱app后一方主张借款,应提供充足确凿证据,否则应承担举证不能的责任。

    鉴于情侣在婚前同居期间使用对方资金、互赠款项时有发生,符合日常生活的经验法则,且大多数情侣碍于情面不会要求出具借条,因此在资金往来无明确约定的情况下,该转款将难以被清晰认定为借款。同时,根据民事诉讼法“谁主张谁举证”的基本原则,主张借贷关系的一方应承担举证责任,就借贷关系成立而言,在款项已经交付之外,还需借贷合意才可成立借贷关系。因此,若关系亲密的双方有借款往来,转款方方更应持有相应确凿的债权凭证以便区分共同消费和赠与。

     

    2. 婚前向配偶一方借款,不因双方结婚而免于偿还。

    有观点认为,婚前债务因结婚而产生债务混同。因双方已成为夫妻,而夫妻是财产的共同共有人,双方的债权债务关系已归于消灭。我们认为,除非一方作出免除债务的意思表示,否则婚前债务不因结婚产生债的混同。婚前债务在没有其他法定情形下,仍属于个人婚前的债务,该债务不因结婚而免于偿还。前引三四案例中,原被告虽为夫妻关系,但双方的借款发生在婚前,根据我国婚姻法第十八条的规定,一方的婚前财产,为夫妻一方的财产。案涉借款发生在婚前,属婚前财产。而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第19条规定,夫妻一方的婚前财产,不因婚姻关系的延续而转化为夫妻共同财产。借款行为发生在婚前,属婚前形成的债权债务关系,婚姻关系没有将夫妻转化为一人,婚姻双方仍保留主体的独立性,此时债权人和债务人并没有发生重合,故婚前债务未发生混同,借款人仍应偿还借款。

    上一页1下一页
    【责任编辑:(Top) 返回页面顶端
    xxfseo.com